篩選

不服輸是我的武器球--余書農

作者:陳捷盛 ‧ 2017年12月25日 10:07
余書農。(余書農提供)
余書農。(余書農提供)
2017年春天在日本和歌山縣的某座棒球場,余書農在球隊的熱身賽登板1局,他連續三振掉3位打者,這是他近20年的棒球路,狀況最好的一次。

2017年12月16日,亞洲冬季聯盟倒數第二天的賽程。

「我的球員生涯可能到此為止。」余書農說。

這位日本社會人隊的翻譯,此刻和我坐在洲際球場一壘側的攝影記者區,說著自己的故事。這天第一場中職聯隊和韓職聯隊的比賽剛結束,社會人隊正等著場地整理後上場練球。

冷氣團開始增強,我們兩人坐在場邊。

「真的冷爆了。」我連寫字的手都有點抖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電視機上正播的讀賣巨人的比賽,投手丘上是左投手宮本知和。緊盯著螢幕的余書農,仔細觀察宮本的一舉一動,同樣是左撇子的他正幻想有一天可以和偶像一樣。

同樣讓他欣賞的還有巨人隊的桑田真澄,因為桑田除了在投手丘上有的精湛投球能力,對於自己球員身分的重視,也讓余書農印象深刻。

「投手的手指觸感很重要,桑田為此還特別去練鋼琴。」他說著。

回憶棒球之路很有溫度,空曠的洲際球場好像也沒有這麼冷。

從小在日本的長大,余書農除了看轉播,有空的時候就是和好友去空地傳接球。讓他對於棒球如此執著還有一個原因,「因為看到電視機上的球員戴上手套後很帥、很有質感,我也想試看看。」他說到。

國高中回台灣讀,打的都是非科班的棒球。不過讓余書農深刻記憶的是,高中時因為在淡水唸書,因緣際會下曾受過淡水出生的前興農左投何紀賢指導,他也把同為左投投球協調性極佳的何當作學習對象!

大學又回到日本後,才開始接受正規的訓練,這是大部分的人對於余書農的認識。

接下來許多人一樣熟悉的,還有他畢業後回台灣,曾經擔任過誠泰眼鏡蛇和興農牛的球隊翻譯。

這段期間余書農沒閒著,跟著球隊南征北討,在場邊看著每場比賽、觀察、慢慢加強自己棒球素養。

「只因為想證明自己也不差。」想圓夢的追夢人,也不斷替自己尋找機會,曾經報名兩次日本獨立聯盟的測試會,也參加過中職的選秀。2009年落選,直到2012年,選秀會榜單才終於看到"余書農"三個字。他想起自己在興農牛的好友正田樹,因此選了個75號的背號。

「站上投手丘,我沒有特別的武器,大概就是不服輸的心態吧!」這是余書農認為自己的優勢。


余書農。(余書農提供)

但心態再強,二軍球速只有133公里,還是敵不過現實。兩年後,他遭到當時的兄弟象釋出。

從來沒上過一軍。

「遺憾嗎?」

「有一點。其實我相信我可以給(一軍)球隊貢獻,只是可能表現不會太穩定。」

付出很多的努力,但還差一點。

被釋出時已經超過30歲了,追夢人還有勇氣嗎?學歷和專長應該能爭取到一份不錯的工作,但余書農還想再拚一次。

「來到日本後,我球速更快了,可以來到138公里。」余書農看著社會人隊的練球,繼續描述2015年開始在日本打球的回憶。

「球速變快,和技術成熟有很大的關係。」

獨立聯盟的環境很克難,硬體設備相比台灣還惡劣。他所效力的第二支球隊:兵庫藍砂隊,觀眾席甚至只有1000多個座位。


余書農。(余書農提供)

「環境不好,但隊友都很拚。」這也是和台灣打球環境最大的不同,因為就算在獨立聯盟,但仍然有許多人等著卡位。

(編輯:許德霖)

不服輸是我的武器球--余書農
走一段和別人不同的路—余書農

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,請幫我們按個讚

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