篩選

駐美觀點/有夢最美 — 等了十年的老菜鳥

作者: ‧ 2019年01月03日 17:46
Isaac Galloway擊出生涯首安。(駐美特派王啟恩/亞特蘭大現場拍攝)
Isaac Galloway擊出生涯首安。(駐美特派王啟恩/亞特蘭大現場拍攝)
9局上半,亞特蘭大整晚都在下雨,比數11比5,勇士隊領先,勝負已經沒有懸念,觀眾席空蕩蕩,勇士隊球員一心只想趕快結束比賽回家休息。而邁阿密馬林魚隊的球員、教練和防護員卻都站在休息區護欄旁,淋著雨,為打擊區裡的Isaac Galloway加油。

Galloway其實今天還遲到了,他不但沒有被處罰,反而還獲得上場機會。

下午3點時,他還在紐奧良的機場準備登機。要不是這一場大雨,比賽延後開打87分鐘,塞在車陣中的Galloway可能趕不上比賽。

這場讓他等了10年的比賽。

2008年,剛從高中畢業的Galloway就被佛羅里達馬林魚隊在選秀會第8輪上挑中,在馬林魚小聯盟系統一待就是10年。歷經無數次巴士征途、早班客機趕場和無數場比賽,從受傷再漫長復健回到球場,周遭隊友來來去去,有的上了大聯盟,有的選擇高掛球鞋。

Galloway生涯初期在每個層級就爬得緩慢,也不曾成為其他球隊看上眼的交易目標。他好不容易在2015年總算升到3A,離夢想只差一步。Galloway耐心地等待機會,卻像被困在小聯盟的平行時空,那一通升上大聯盟的電話彷彿永遠不會響起。

Galloway身體瘦長,有著中外野手的速度和右外野手的臂力,打球認真,總是掛著微笑,是個彬彬有禮的球員。只是他的打擊能力無法再更上一層樓,極限擺就在那裡。Galloway在10年職業生涯中累積了947場比賽、3655個打席,卻只有69支全壘打。通常一個層級待超過3年就是一個訊號。像他這樣28歲還沒有上大聯盟的3A球員並不常見,大多都已經選擇到其他聯盟延續職業生涯,或是因為生計而放棄棒球這條路,選擇退休。

「我當然曾經想過退休,」Galloway說。「但我從小就深愛著棒球,登上大聯盟是我的夢想,我試著堅持下去,相信一切終有回報。」

德州遊騎兵隊左投手Brandon Mann心裡肯定也是這麼想的。

Mann在2002年的選秀會就被坦帕灣魔鬼魚隊選走,經過了17年小聯盟以及海外打拼,還一度因為藥檢沒過遭到禁賽,終於在他34歲生日的前3天,2018年5月13日登上大聯盟,比起Galloway還多熬了近7年。已經退役的John Lidsey則是在小聯盟等了16個球季,才在2010年終於穿上洛杉磯道奇隊的大聯盟球衣。

2018年7月31日美國東岸時間下午1點30分,距離交易截止大限還有2個半小時。Galloway被通知不需要隨隊前往德州艾爾帕索(El Paso)出征客場比賽,而是前往機場待命。教練告訴他,他可能也會被交易。

半小時後,馬林魚隊球團決定把外野手Cameron Maybin交易到西雅圖水手隊。2點半,Galloway接到電話,搭下一班前往亞特蘭大的飛機,和大聯盟球隊會合。

「我哭了,經歷這麼久的小聯盟生涯,我以為我再也沒機會了。」Galloway回憶起當時的心情。

命運之神似乎要給Galloway更多考驗,班機起飛前遇到大雨延誤,在往球場的路途中遇到車禍塞車,他錯過了比賽開打的時間,還好比賽也因雨延時開打。他抵達球場時已經是10點多了。勇士隊20歲的菜鳥Kolby Allard正完成他生涯初登板,下場接受隊友恭賀。

太陽信託球場(SunTrust Park)的客隊休息室掛著Galloway的新球衣,繡著背號79號,不是他習慣的2號(隊友Yadiel Rivera已經使用)。換好球衣,簡單暖身一下,走進場邊休息區,總教練Don Mattingly和他打招呼,跟他說7局下半要上場守左外野。一切發生得太快,Galloway還跟不上夢幻劇本的發展。

「我其實記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,那時我還在驚嚇中。」他說。

9局上半,再40分鐘就午夜,雨還在下。隊友Justin Bour面對勇士隊後援投手Dan Winkler擊出二壘右側上方飛球,遭到移防佈陣的游擊手Danby Swanson接殺。下一棒輪到Galloway。

Galloway在一旁的打擊準備區等候。觀眾席一片鴉雀無聲,已經沒人在乎場上正在發生的事情。他用力往地上敲了一下球棒,好讓加重器脫落。

「我沒想過小聯盟這一路會這麼久,這麼辛苦。但這就是棒球吸引人的地方,你永遠不會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。只能每天做好準備,努力工作,保持信念,做好你能做的。」Galloway説。

邊走向打擊區,邊調整打擊手套,看得出來他有些緊張。在打擊區上用腳翻著濕透的紅土,Galloway準備迎接夢寐以求的對決時刻。

Winkler抬腳,擺臂出手,一顆快速球直球朝好球帶紅中而去。Galloway放掉這球。一好球。下一球Winkler投了一個失控的外角球,一好一壞。

投手重整節奏,第三球Winkler把滑球投在外角偏低的位置,Galloway身體微微前傾,用棒子撈到了球,球從Winkler的右側快速穿過,眼看就要形成穿越安打。

Galloway全力衝刺,毫無保留。

游擊手Swanson迅速移動腳步,一個側滑,攔下游擊區深處的滾地球,流暢地轉身,順勢抬起身體,用直覺瞄準目標,猛力傳向一壘手Freddie Freeman,一個彈跳進就到Freeman手套裡。裁判張開雙臂,立刻大喊「安全上壘!」

Galloway為之振奮,雙手用力一拍,三壘側休息區的馬林魚隊友欣喜若狂,每個人都為他鼓掌叫好。這3秒多的衝刺,他等了10年。

Freeman笑著和他握手致意,隨後把球拋向馬林魚隊的休息區,實戰用品鑑定的工作人員準備好貼紙,用塑膠殼蓋上,靜靜地放在Galloway的置物櫃。

最後馬林魚沒有逆轉獲勝,更也沒有開香檳慶祝。當Galloway收拾好行李,離開球場時,亞特蘭大依舊下著雨。

「有時候你會贏,有時你會輸,有時候老天會下雨。」棒球電影《百萬金臂》的經典台詞沒想到的是,這一晚,三者同時發生了。

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,請幫我們按個讚

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