篩選

舞台到看台 一段21年的路(下)

作者:陳捷盛 ‧ 2017年04月18日 16:38
傅豫琪。(陳捷盛提供)
傅豫琪。(陳捷盛提供)
沒有退路的轉換跑道,勇氣是基本,但還要一顆堅韌的決心。

21年,已經足夠讓一個人為人父為人母,但是傅姊因為拿掉子宮的關係,沒有機會成為母親,不過也因此,讓她能專注面對人生挑戰。

台灣大聯盟只維持六年,之後兩聯盟合併,傅姊也跟著進入到中華職棒聯盟工作,開始學習擔任賽務部的”隊長”。

“隊長”的工作很繁雜,資深的要帶資淺的成長、要管理球場的工讀生、要負責球迷安全、眼神要盯著每個界外球、注意球場的閒雜人等、處理突發狀況還要常常會成為抱怨的第一線。

「這些年來,上至達官顯貴、下至凡夫走卒,我都遇過了。」傅姊語氣稀鬆平常。

的確,曾經無數次被失控的球迷指著鼻子用國罵問候,也曾經是前第一夫人周美青看球時的專屬”護衛”,棒球場的形形色色,不也是社會的縮影?

因為身體多次開刀的關係,傅姊幾乎每場比賽結束回到家都是癱軟,腦袋只能放空。許多當初和她一同進入圈子的同伴也都已經離開,但傅姊仍然在。


(照片來源:傅豫琪提供)

當然,也許是因為身體和年紀關係無從選擇,也或許是因為棒球已經讓她有了無法輕易割捨的情感。

「曾經有女球迷從背後給我溫暖的擁抱。」傅姊說著。「當然,也因為我們彼此夠熟,否則..」傅姊做出籃球場上打拐子的動作。

「也有許多球迷看我們很辛苦,偷偷塞食物或水果給我們。」傅姊眼神透漏一些感動,但只能心領,因為只要這身制服穿在身上,賽務部的夥伴們就不能在球迷面前吃東西。

「還有很多球員或教練來球場看到我都會跑來寒暄。」

21年,從台灣職棒大聯盟元年開始,銜接到中華職棒,今年是職棒28年。如果傅姊能有小孩,也許現在也長大成人,但一路走來看過這麼多球員來來去去,也像是自己的小孩一樣。

「幾年前在桃園青埔球場一場比賽,林琨瀚來當球評,他在比賽中看到我在看台巡視的背影,問當時的球賽主播徐展元說:(我好想念傅姊噢!),徐展元回答:(她就是傅姊呀!)」

「(傅姊!)林琨瀚從背後喊我名字,然後給我一個擁抱,他是趁著五局結束空檔跑下來的。」傅姊回憶起當天的情況。

當時比賽中場休息時間是7分鐘,但對於轉播人員來說絕對不會這麼久,許多主播球評五局下一結束就要把握機會喝水或是上廁所,從青埔球場轉播室到看台,少說來回也要爬幾十個階梯。

21年是幾千場職棒比賽,傅姊說自己現在也看得懂棒球了,偶爾沒有突發狀況夜晚,她也會稍微看一下比賽,跟著全場感受這份運動的熱情,雖然心中還是有一份牽掛,就是希望看台上的所有人都能平安開心的看球。


(照片來源:陳捷盛提供)

「我看過一個球迷被界外球打到,趕過去的時候,他的嘴巴吐出四顆牙齒,滿口都是血。」

「曾經有球迷被界外球打到,我趕過去詢問情況,沒想到下一顆球又打同一個方向,結果打中我,當下我就跪下來,我知道我肋骨斷了。」

好奇想問一下傅姊21年來最印象深刻的事,傅姊思考一下說太多了沒有明確的回憶,腦海只先浮現這兩起讓她難忘的意外,雖然這印象,並不算好事。

這次訪問傅姊的地點在新莊棒球場的某個休息室,大約進行半個小時。

「放馬過來!」傅姊維持簡潔有力、不拖泥帶水的說話方式,濃縮自己的21年,也兌現對於這四個字還有驚嘆號的承諾。

這一天是4月9號,場上即將要進行的是中信兄弟和富邦悍將的金控大戰,時間快接近開賽了。

「傅姊,謝謝。」走出休息室,我和傅姊答謝道別。

她走到比賽中的固定位置:本壘板後方的看台。

傅姊的身影顯得消瘦,但是眼神依舊緊盯著看台上的一舉一動,這是她21年前不曾想過的世界。

這是她21年後的某一天。


(照片來源:傅豫琪提供)

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,請幫我們按個讚

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