篩選

即便可笑仍走得堅定 體能訓練師-鍾忻宸

作者: ‧ 2018年11月09日 16:51
體能訓練師,鍾忻宸。(鍾忻宸提供)
體能訓練師,鍾忻宸。(鍾忻宸提供)

● 2015.05~2018.06 南山中學體能教練
104學年HBL冠軍
105學年HBL亞軍
106學年HBL季軍
● 2015.05~迄今 太子國中體能教練
105學年JHBL冠軍
● 2017~迄今 政治大學助理教練
106學年 UBA公開男二級季軍
● 2016~迄今 吳宥緯私人體能教練
2017全大運拳擊金牌
● 2017~迄今 陳政輝私人體能教練
● 2016~2018楊景惇私人體能顧問
2018羽球全國排名賽冠軍

 

「去過了一趟世界,你會看見,我們跟世界有多遠。」
從國體大教練所畢業後,擔任體能教練的這幾年,我走過亞青、南山高中,也去了伊朗與日本。透過研究、訓練及參訪與世界級大師們交流,藉著運動和世界對話,我對此感到十分激動,在與他們談吐的過程中,我時時刻刻都像在感受歲月對他們歷練的精華。
 
我是鍾忻宸(Tobe),國體大競技與教練科學研究所碩士。
研究領域:訓練生理學、短週期體能調整
 
脫下實驗室的白袍和無菌手套,換上了輕便的訓練服裝後,我在球場邊不斷拍手,向選手們示範講解每個訓練動作的細節,扯開喉嚨大聲鼓勵著他們完成訓練;擦個汗,換上有領的襯衫,坐在書桌前,一筆一筆將訓練監控與體能測驗的數據輸入電腦,提起鉛筆計算公式,透過程式作圖進行數據分析,藉由數據與圖像化評估選手狀態來設計訓練課表。
 
從實驗室研究員到體能教練,再從體能教練到數據分析,這就是我一天的工作內容。
 
以上所述可能跟很多人印象中的體能教練不太一樣。更精準地說,我的工作是「競技」體能教練,因此除了大家比較常見的執行訓練以外,佔據我更多時間的是在做生化分析和數據判讀、模擬並且分析Elite頂尖運動員和年輕運動員的數據。
我清楚明白,這些分析結果及數據在判斷訓練的成功與否方面,扮演了非常關鍵的角色。
 
這些工作需要運用「訓練學」和「運動生理學」。相較於運動生理學,「訓練學」對大家來說可能較為陌生。訓練學,顧名思義是在探討訓練的學問。訓練的目的是為了變強,而變強需要的是邏輯,而不是憑感覺;對一般人來說如此,對於頂尖的運動員或是發育成長中的小朋友亦是。
 
用生理的證據當作基礎,用科學的驗證當作架構,系統化教練的寶貴經驗,就是訓練學。
 
【訓練學主軸的三個大方向】
1. 如何針對想要改善的能力進行訓練?
假設想要訓練「速度」,必須要採取「重複訓練法」且要兼顧訓練品質。
2. 想要練多項體能時該如何設計課表?
當一份課表需要兼顧週期,那麼從訓練單元的「選擇」到「刪減」、結合「運動特性」到最後怎麼「排列組合」等因素都需要納入考量。而教練在設計課表時,種種的決策與判斷所需要的專業,也都包含在訓練學裡。
3. 訓練學是一個整合性的學科
過去學到很多訓練方法,或許往年這樣訓練有效,但現在卻沒什麼效果。在摸不著頭緒時,訓練學在諸多學科的支撐下,建立起一套架構,讓我們能夠在發揮訓練創意的同時結合訓練經驗,避免只有「訓練的藝術」,而毫無「科學的基礎」的情況發生。
 
我不是籃球教練,也不是拳擊教練——我是只專注在「體能訓練」的體能教練。
帶著運動科學的背景工作以及對數據的敏銳度和對生化的理解力,是我特別的武器。以科學的角度去理解訓練,讓我對台灣的競技運動訓練萌生很多的想法,雖然去過了一趟世界,我知道,我們跟世界很遠

南山高中體能訓練鍾忻宸(圖左)(鍾忻宸提供)
 
在訓練台灣三個層級(UBA、HBL、JHBL)的籃球過程中,以及訓練7種不同運動項目的選手,甚至因移地訓練而來到台灣的世界級好手後,如果你跟我一樣帶著科學儀器看數據、用研究成果做體能訓練,你就會相信,雖然我們跟世界很遠,但這個遠並不代表不可能。這個可能,不是要等待台灣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現世,而是我們要結構性地改變對於競技體能訓練的思維。
 
很多人都在懷疑黃種人到底有沒有跟黑人、白人競爭的可能。在看到數據、親自操作科學儀器,及親眼看見這些台灣小朋友在我面前跑起來以前,我跟大家一樣也是抱持巨大無比的懷疑,但現在的我一點也不。原因正是我遇到了那些有機會跟世界較量的天賦者,不在美國或是俄羅斯,就在這裏,就在台灣!
 
每當憶起曾在書本中看過來自世界頂尖選手的體能數據,我心裡所想到的,都是擁有相近數據的台灣球員們,就在我站著的球場罰球線的那一邊。很多人或許曾經打出過名堂,卻沒能被世界看見。在這之前,他們可能因為受傷或是因為累了而想著放棄,然後消失在這運動的洪流之中。
 
多半的人會認為運動傷害合乎常理,但其實這是能夠透過好的訓練規劃來避免的;許多人或許認為因為累了而放棄是不堅強的表現,但如果有合理的訓練設計,又有誰會輕易想要放棄自己熱愛的運動?在我眼中台灣有很多好的人才,我們卻沒有讓他們受到合理的訓練,頂多只是給了他們「很好的照顧」,然而「好的訓練」才是通往世界的關鍵。
 
假如能夠從一開始就用Elite的概念來培養未來可能成為Elite的孩子們;假如能夠讓運動科學的架構普及到各個運動項目,甚至到不同層級;假如讓體能專業成為專項教練最強的後盾。這些「假如」,將會是我們跟上世界的鑰匙。
 
不再土法煉鋼地以痛苦為樂,因為訓練需要辛苦,而不是痛苦;讓台灣的小朋友,用運動改變生活,透過運動看見世界,最終讓世界看見台灣——這是我身為體能教練,一個說出來會被大家笑,但卻很堅定的夢。

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,請幫我們按個讚

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