篩選

赴東奧執法的台灣裁判:「站上世界頂端,卻成了孤兒」

作者:卓君澤 ‧ 2021年07月22日 17:53
國際籃球裁判于容。(本報資料照)
國際籃球裁判于容。(本報資料照)

「我從沒想過,原來走到世界頂尖,反而成為孤兒。」國際籃球裁判于容說。

中華隊68位選手帶著國人的祝福前往東京,也因經濟艙事件瞬間提高運動在台灣的討論度。一時間,彷彿全台灣人都對運動有著極大熱愛,新聞標題不外乎“台灣之光”形容選手。事實上,還有一群人也代表台灣站上運動員最高殿堂,沒有掌聲、沒有奪牌的國光獎金,也不在奧會防疫計畫內,他們孤軍奮戰。

不同於選手透過積分、資格賽爭取奧運參賽資格,裁判則是得經過長年累月的執法經驗與考核,才能獲得各個國際協會的評等。站上奧運執法2種方式,第1種為隨中華隊前往,第2種得考量主辦方臨近國家外,該國代表隊成績也會列入評分,再由各個項目的國際總會指派。

此次前往東奧執法的裁判有:網球王薏婷(國際網球協會銅牌裁判)註1、競技體操周翠華、童俊傑、羽球郭邦賢、張文蔚、跆拳巫雨庭(國際3級)註2、射箭潘昱璇、運動攀登黃偉齊、舉重楊素冠、籃球5VS.5于容(國際裁判)、籃球3VS.3蘇宇燕(國際A級)、棒球紀華文、角力張聰榮。也有獲得邀請,因疫情考量而放棄前往的拳擊裁判張育領、林佳蟬。

同樣代表國家,裁判們執法再好也沒有獎金,整個奧運期間只會領到的薪資是「per diem」,俗稱餐費,每日10000日圓或是100美金。因不屬於奧會與體育署提出的防疫計畫一員,裁判得符合日本奧會的防疫規範,除了施打完2劑疫苗外,出發前96小時內得自費PCR採檢2次陰性報告,返台得住進隔離旅館14天。在這之前,他們還得累積在奧運資格賽執法經驗,以符合總會指派要求,來回隔離一切花費都得自理,換算下來等於到東奧做義工。


執法男子世界盃資格賽W1~W6;2018女子世界盃冠軍賽;2019希臘U19男子世界盃冠軍賽;2019北京世界盃;2020奧運男、女子資格賽(歐洲賽區);東京奧運。國際籃球裁判于容。(本報資料照)

好不容易獲得奧運執法邀請,返國後的隔離事宜是否可以納入奧運代表團一併專案辦理,卻因不屬於任何一個主管機關四處碰壁,「我打電話給CDC、奧會、體育署詢問,裁判能不能涵蓋在奧運代表團裡,體育署和奧會的回應都是不屬於代表團。」于容表示。

對比其他項目裁判,中華職棒聯盟副裁判長紀華文的東奧之旅順利許多,不僅媒體多方報導這位台灣、中職之光,聯盟也在日前協助升等豪經艙,回程升等商務艙,支出也有WBSC(世界棒壘球總會)包辦,有助於台灣在國際棒壇之正面形象。

事實上,裁判對於台灣在國際人脈有許多幫助,未來要競選亞洲或國際的理事會增加許多競爭力,進而參與更多國際事務。單項協會其實可以透過國際體育事務人才嘗試跟體育署申請補助,但能不能過關,還是得看體育署如何認定這些裁判的存在。

運動場上三位一體,選手、教練、裁判,幾乎每屆能去奧運執法的裁判不超過10人,曾有裁判建議中華奧會將國家的裁判視同奧運參與人員,他們要的不是那套代表服裝,而是一種被尊重的榮譽。單項協會培養國際奧運級裁判,台灣才能在國際賽場有話語權,否則遇事只有吃悶虧的份。

而日本奧會曾發信請各地奧會幫忙,看看是否有辦法減免裁判的隔離費用,但多方詢問得到的答案都不盡人意。同樣是台灣之光,卻爹不疼、娘不愛,更遑論要透過運動拓展台灣的能見度,現在看起來,都是個人努力個人擔,跟國家毫無關係。

註1.國際網球協會裁判分金銀銅白綠,五種等級

註2.國際跆拳道協會裁判分級為S1、2、3級(遞減) 

註3.體操協會表示會補助裁判隔離住宿費

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,請幫我們按個讚

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