篩選

誰說直球就要直 江少慶掌握人生變化球

作者:王啟恩 ‧ 2019年11月05日 21:37
江少慶今年在3A三振表現出色。(駐美特派王啟恩/波塔基特現場拍攝)
江少慶今年在3A三振表現出色。(駐美特派王啟恩/波塔基特現場拍攝)

江少慶在2019年世界12強賽銜命擔任中華隊首戰先發,力抗勁旅波多黎各,投6局僅失1分,展現捨我其誰的王牌霸氣,在家鄉球迷的歡呼聲中拿下精彩勝利。

「我其實喜歡低調不被看好的感覺。」江少慶笑著說。

2012年,江少慶從棒球名校穀保家商畢業後,選擇唸文化大學,之後和大聯盟克里夫蘭印第安人隊簽約。高中還是外野手的江少慶當時相較起其他明星球員低調許多,沒有受到太多關注,但是印第安人隊看上他優異的協調性,決定簽下他,專注培養他往投手方面發展。

不過,這條旅美之路剛開始就走得曲折,到美國專練投手之後,手肘就嚴重受傷。江少慶回憶起當下得知球團決定安排動刀之後心情不好受,想到自己在高中時期並沒有過度使用手臂,但還是躲不過手術的關卡。

「當初剛來的時候,身體是健康的,第1年春訓開始幾個月之後就發現自己手肘不舒服,球隊決定要開刀,開Tommy John手術(手肘韌帶置換手術)。」江少慶說。

「剛好振昌也是開Tommy John手術,我還滿開心跟他一起,讓我在那段復健時期學到很多,學習如何去做一個職業投手。」7年過去,江少慶回頭一看,這段復健過程中從李振昌學長身上學習,獲取了未來成長的養分,就像把進步的種子埋在土壤裡,耐心等待發芽。「想一想其實可能是滿好的經歷,開刀之後的過程可能可以讓我進步更多。因為當時我對於做為一個投手沒有什麼概念,不懂怎麼去保護自己。」

復健時期不能投球,開刀過後拆掉固定器之後還得從最基礎的手指訓練開始。「從手指頭觸感開始,到手肘、肩膀到全身的肌力,漸漸組合起來。」江少慶回憶起復健過程。「那時從玩黏土開始,練手指頭的觸感,再來玩彈珠。4個月後才能開始丟球。」

單調枯燥的復健過程中,江少慶跟著前輩學,一步一步學會如何安排自己的時間,培養職業球員應有的規律生活。在開刀完15個月後,江少慶終於重返賽場,可是手肘的狀況讓他一直放不下心。江少慶說:「其實開刀完隔年還是一些有不舒服的狀況,通常人家說第2年手肘才會回到正常的狀態,防護員跟我說是正常的。」隔年,他在1A層級健康投完整季,總共累積152局,證明他健康無虞,重新找回自信,是他生涯中最驕傲的表現之一。

「可能因為屬於滾地球型投手(比較省力)吧,那年可以投比較多局數。」江少慶手中那顆下竄的直球,能夠讓打者不斷擊出滾地球,是他在小聯盟討生活的主要武器。「我第1年來的時候,他們就發現我的直球不一樣,有時候轉速特別慢。」江少慶說。「我其實也不知道,剛來的時候有拍影片,有個教練就問我你的球為什麼都亂跑。我知道會亂跑,但不知道原因。我只用1種握法,而且當初的動作還不是很固定,所以進壘的位置都不太一樣。教練說那你就練投4個位置,要丟高的、丟低的、丟內角的丟外角的。」

或許就像經典棒球電影《百萬金臂》裡的主角捕手Crash Davis說的名言:「三振很無聊,而且還太獨裁了。多製造滾地球,比較民主。」江少慶在場上有自己的一套投球哲學。

了解到自己的與眾不同,江少慶開始研究如何把直球投得更得心應手。根據不同的出手角度,手腕略微側壓製造出變化軌跡,再調整握法讓打者難以捉模。在還沒有影片分析投球轉速與轉軸的前幾年,江少慶就看打者的反應來了解比賽當天的狀況,在每顆球之間作出調整。「之前依照影片和看打者的反應,有時候伸卡球打者會往內縮去縮著打,那你就知道球(的尾勁)在跑了。他們打得順,都是往中外野的話,就表示球很直。」江少慶說。

江少慶沒有刻意去模仿誰,自然而然就學會了這樣的投球方式,彷彿是上天給他的禮物。「從小就這樣,天生的,沒有刻意去握。其他出手的時候是正壓,我的會是側壓。」他說。

有時對手摸不清楚他到底投的是哪一種球路,頻頻吃鱉。他想起曾經在比賽隔天遇到同樣來自台灣的林逸翔,受到教練所託來打聽球路。「在小聯盟比賽,滿多別隊的都會在比賽隔天來問我前1天丟的球路。」江少慶說。

江少慶在春訓練習。(駐美特派王啟恩/亞歷桑納現場拍攝)

 

2017年,23歲的江少慶受到經典賽中華隊選訓委員會青睞,加入國家隊陣容。在對上荷蘭隊的比賽中表現一鳴驚人,4局投球製造3次雙殺,甚至被冠上「王建民接班人」的封號。許多球迷開始記得他的名字,和那顆充滿變化尾勁的直球。

經過國際賽越級打怪的洗禮,江少慶在自信心上提升不少,從其他聯盟的前輩身上學習如何調整心態,擁抱壓力。「打完之後感覺進步很多。經典賽是高張力的短期比賽,一週就決勝負。心態上變得更成熟,在場上的鬥志和好勝心會更強大。」他說。

同年7月29日,江少慶在高階1A的比賽中投出了難得一見的無安打比賽,登上大聯盟官網,在歷史上留名。「有了1場無安打比賽之後,我越來越相信自己有這個實力可以去掌握9局的投球,有實力可以完投。」他說。

江少慶回想起最後一球,還是因為佈陣才有辦法守下來可能形成右外野安打的平飛球。「其實我覺得無安打靠實力是第一,再來是運氣很重要。」江少慶說。「投完那一剎那,平飛球被接殺,還沒有很開心,當下只覺得比賽結束了,投完9局好累。大家衝上來抱住我的時候,我驚覺我完成了很少見的無安打比賽,才覺得很開心。」

有了無安打的的經驗,更強化了自信心,江少慶越來越相信自己可以在小聯盟生存。今年球季,除了保持健康和穩定性之外,他得學習改變心態,調整自己過去仰賴製造滾地球的投球型態,更專注在如何把打者三振,展現自己獨當一面的宰制力。

「想要三振對手,你會把球丟在角落的位置,或是更低的位置,讓他打不到。那麼你直球和變化球的動作就要一模一樣,才能成功引誘打者。」他說。

江少慶不只勤練變化球,透過重量訓練加強爆發力。到季末時,他的最快球速已經達到時速99英里。球季結束時,江少慶累計投出128次三振,在3A國際聯盟的三振榜上高居第2。

江少慶本季改變投球策略。(駐美特派王啟恩/亞歷桑納現場拍攝)

 

「前幾年兩好球不會想太多,就只想讓打者出局。出局有很多種,滾地球、高飛球或是三振,可是反而今年好勝心比較強,兩好球以後我就想要三振對手,讓他回去休息區,不是只是讓他出局而已,我得改變心態。」江少慶說。

改變心態,擁抱變化,不再猶豫。就像江少慶手中那顆直球一樣,沒投出去怎麼知道人生軌跡會怎麼跑呢?

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,請幫我們按個讚

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


TOP